做个黑彩庄 汉武帝6次视察今宁夏与甘肃打通丝绸之路
日期:2020-01-08 13:06:24  来源:网络

做个黑彩庄 汉武帝6次视察今宁夏与甘肃打通丝绸之路

做个黑彩庄,如果说中国古代的皇帝对丝绸之路的贡献,那么,我们应该想到的是汉武帝,首当其冲地,他成了丝绸之路前期的伟大铺路者或奠基者,而后来的隋炀帝应该是这条路的出色宣传者、杰出招商者,再后来的唐太宗则成了真正经营者、实际享受者。我们看到,在他们的身后,丝绸之路宛如一条五彩纽带,将黄河流域文化、古希腊文化和波斯文化连接在一起。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宁夏。

宁夏回族自治区与甘、陕两省相邻,在这一地区的丝绸之路遗迹主要在固原附近,包括战国秦长城、须弥山石窟、扫竹岭石窟等。宁夏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与重要性,历史上许多皇帝都曾到过宁夏,特别是汉武帝莅临宁夏近十次。

宁夏作为古丝绸之路东段北道上重要驿站,曾吸引大批波斯和阿拉伯客商驻足停留。如今,这个中国最大的回族聚居区,正在打造特色鲜明的穆斯林国际旅游目的地,以旅游为抓手积极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

目前,全球已经形成了一个价值超过6000亿美元的穆斯林旅游市场。这既是宁夏打造穆斯林国际旅游目的地的机遇,也是开发丝路旅游的巨大商机。

宁夏先后两次举办世界穆斯林旅行商大会,与韩国乐天集团签订重要合作协议。2015年7月,第7届海峡两岸旅游交流圆桌会议在银川举行,为促进两岸和平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2012年,国务院批准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是我国内陆地区第一个对外开放试验区,宁夏成为国家向西开放战略的通道,历史性机遇加速宁夏迈向国际旅游目的地步伐,宁夏银川成为中阿博览会永久举办地。而2015年9月11日,中美省州旅游委主任、局长合作发展对话会议在美国加州洛杉矶闭幕,会议决定,2016年,在宁夏举办第十届中美旅游领导高峰会议,让宁夏与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近。

公元前121年,汉朝与匈奴的那场战斗直接导致丝绸之路的诞生。我们看到坐在长安城里“下棋”的汉武帝把他向西的汉界由今天的兰州一线推进到了新疆的轮台,他的“过河卒子”也因为“马”的存在,可以当“车”使了。而我在这里说的这个马,不是棋盘上的那个马,人拿着才会走,而是从西域来的“天马”,当年军队的利器,比我们今天的坦克差不了多少。因为马的存在,汉武帝把一个“弱汉”变成了“强汉”;也因为马的存在,丝绸之路这条被战马踏出来的路,才成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视察平凉与固原后展开千里歼灭打击

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汉武帝初次到雍进行郊祭时,西达陇西,北登固原以南的空桐山,幸甘泉而归,这是汉武帝首次北巡,为抗击匈奴作战略准备。随后,汉匈奴战争全面爆发。121年,河西大捷,汉武帝设河西四郡。从此打开了汉朝通西域的道路。

汉武帝一生功高盖世,但我们今天一些学者却叫他“战争霸王”。为了给这一名号找到理论根据,他们就拿汉武帝统治中国四十多年里时间里的人口数量说事了:汉武帝时期,汉朝人口却从3600万下降到了3200万,如果再加上本应增长而未增长的数字,汉武帝使帝国人口减少了上千万。这是社会最底层的、与老百姓相关的,甚至还有些血淋淋的意思。

当然,今天还有人说: “汉匈之间的矛盾完全可以用贸易的方式来解决。”我想,这要是让那个已经距我们有两千多年之远的皇帝听到,他肯定会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拖出去,斩了!”

好时代,给了人们言论自由,各说各的,互不影响。

2015年5月12日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受了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代表土方赠予中方的一匹汗血马。这是中土建交以来,土方第三次将汗血马作为国礼赠送给中方。此次习近平接受土方赠送的汗血马,让“天马”再次续写中国情缘,正如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所言,这将有助于增进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继续友好平等的发展双边关系。

在看这则新闻时,女儿忽然问我:“为什么要送马呢?”

我说:“马呀,在古代可重要了!”

女儿说:“那我们就牵一批来养到家里!”

这听起来像笑话,但在汉朝可不是这样的了。

汉初白登之战时,汉高祖刘邦率30万大军被匈奴骑兵所困,凶悍勇猛的匈奴骑兵给汉高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当时,汗血宝马正是匈奴骑兵的重要坐骑。而汉初为了防匈奴,养了许多军马,还鼓励民间养马,以备战时征用。马可以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尤其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体形好、善解人意、速度快、耐力好,适于长途行军,非常适合用作军马,甚至可以同我们今天军营里的坦克媲美。引进了“汗血马”的汉朝骑兵,甚至还发生了这样的故事:汉军与外军作战中,一只部队全部由汗血马上阵,敌方人数众多,刮目相看。久经训养的汗血马,认为这是表演的舞台,作起舞步表演。对方用的是矮小的蒙古马,见汗血马高大、清细、勃发,以为是一种奇特的动物,不战自退。

汗血马是享誉世界的优良马种,是土库曼斯坦民族的骄傲和荣耀,被绘入土库曼斯坦国徽的中心作为土国家的象征。同时,汗血马长期以来为中国人民喜爱,有着深厚的中国情缘。西汉史书《史记》中就出现汗血马的身影,称“大宛多善马,马汗血”。汉武帝赞其为“天马”,唐太宗李世民曾御封汗血马为“千里马”。到了元代,汗血马成为成吉思汗的御驾,为蒙古大军驰骋疆场立下汗马功劳。

汉武帝打了一辈子的仗,也找了一辈子的马。为什么?也许这马就是他的拳头,而他这个喜欢用拳头说话的人,正是用“天马之拳”打开了西域,打通了丝周之路的。

我不知道,汉武帝第一次见到“天马”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我只知道,匈奴这个民族在汉武帝之前一直让汉朝人很闹心。

汉武帝16岁就当了皇帝,是西汉的第七个皇帝。史书上说他天生聪颖过人,慧悟洞彻,进退自如。并有着惊人的记忆力,求知欲特别强,尤爱读书中古代圣贤帝王伟人事迹,过目不忘。我们今天看到,除了这些,他还不是个受气的主儿。他看到,给匈奴人送钱、送女人来维系所谓的和平,确实不是个办法,就想着怎么用拳头和匈奴人说话了。

当年,汉朝向西的“汉界”在兰州一线。汉朝推个“卒子”过去,走得慢不说,分明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匈奴的过河的“卒子”当“大车”使。汉武帝为了下赢这盘棋,建元二年(前139年),汉武帝将张骞派到了西域,他想给对手来个两面夹击,但张骞却被匈奴给捉住了。汉武帝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对手匈奴也并不因此而等他。

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汉武帝初次到雍(今陕西凤翔县)进行郊祭时,西达陇西(今陕西陇县),北登固原以南的空桐山(今平凉崆峒山),幸甘泉(今陕西淳化县境内)而归,这是汉武帝首次北巡,为抗击匈奴作战略准备。

公元前133年,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正式爆发。汉武帝采纳王恢的建议,派遣李广、公孙贺、王恢、李息、韩安国五将军,率30万汉军,埋伏在马邑附近。又派聂壹出塞与匈奴交易、诱敌。匈奴军臣单于发现这是诱兵之计,便立即引兵撤退。汉朝30万大军无功而返。从此, “匈奴绝和亲,攻当路塞,往往入盗於汉边,不可胜数”。

公元前127年,匈奴贵族以两万骑入侵上谷(河北怀来县)、渔阳。汉武帝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派青年将领卫青率3万骑出云中(内蒙托克托县),西至陇西(甘肃东部),收复河套地区,扫除匈奴进犯的军事据点。卫青采取迂回进攻的方法,从后路包抄,一举赶走匈奴的楼烦王和白羊王,解除了长安的威胁。同时修筑朔方城,修缮了秦时蒙恬所筑的城障要塞,因河为固。并迁移内地的居民到此进行畜牧、屯垦、戍边,从而使当时宁夏的人口大增,冠盖相望,络绎于道。

公元前124年,卫青率骑兵赶走了匈奴的右贤王,生擒匈奴王子10余人,凯旋而归。 第二年,在和匈奴的战斗中又涌现出一位18岁的将领霍去病。他是卫青的外甥。一次,他一马当先,率领800骑兵突进匈奴营地几百里,取得大胜。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发动河西之战,派霍去病陇西,越过焉支山(甘肃山丹县东南胭脂山)西进,入匈奴境千余里,大胜。同年夏天,霍去病第二次西征,越居延泽(内蒙古居延海),攻到祁连山,大破匈奴军,浑邪王率四万人降汉。这次战役后,汉武帝在这里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历史上称“河西四郡”。从此打开了汉通西域的道路。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了中国史上最长距最辉煌的大规模歼灭式远征漠北之战,他命令卫青﹑霍去病各带五万骑兵分道击破匈奴,后者深入两千余里,斩敌七万余人,直至狼居胥山(约今蒙古乌兰巴托附近)。给匈奴以致命打击,出现了“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的局面。从此,匈奴北徙漠北并西迁。匈奴帝国开始走向衰落。自此,直至12世纪初至13世纪后期,女真族金帝国和成吉思汗蒙古帝国先后向南大举征战、杀戮劫掠为止,华夏民族从未再度遭受来自中华国度以外的游牧族强权的致命威胁。

武力取马行动“取”来更大大汉帝国

汉武帝的取马行动,“取”来了一个强悍的王朝、大一统的国家。他派出的包括张骞在内的汉朝使者到过安息、身毒、奄蔡、条支、犁轩,中国使者还受到安息专门组织的二万人的盛大欢迎。自此,丝绸之路正式开通。开辟了链接东到长安,西到罗马帝国,最远至埃及亚历山大的贸易通道。

“天马徕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障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这是汉武帝所做的《西极天马歌》。明白人一看,就知道他找马是为了打仗,是为了进一步向遥远之地开拓,是为了威被四海万国来朝。

公元前133 年,“乌孙使使献马,愿得尚汉公主,为昆弟。天子问群臣,议许。”(《西汉会要?职官十一?集汉下》)这应该是史籍中关于乌孙国向汉室进献马匹并求婚的最早载述。那时候,第一次通使西域的张骞途中被匈奴所获,还没有回到中原。这个事被“议许”了,汉朝同意拿公主“换”马,但我们也应该知道,打跑了匈奴的汉武帝那会儿已经在甘肃、宁夏一带养自己的马了。

公元前112年,汉武帝带领数万随从登临崆峒山后,北出萧关,到达安定郡,又北上,进入河套地区(当时称为“新秦中”,长城以北至内蒙古阴山一带的广大地区)。汉武帝看到这一带“千里无亭徼” (古代防守用的堡垒要塞),防务松懈,于是怒不可遏,下令杀了北地郡太守及其下属官员。这是杀鸡给猴看。为了弥补军马的不足,他还下令边地郡县发展养马业。具体的办法是:由官府提供母马,用以繁殖,三年后归还。这些马是不是西域来的天马,我们无从知晓,但我们分明可以看到这时候的汉武帝已经在养马的同时,经营边地了。

公元前114年,汉武帝又在从北地郡析置安定郡。将原在高平(今固原)的北地郡移治马岭(今甘肃庆阳西北),共设立十九个县,其中在宁夏境内设有五县,即今吴忠西的富平县、今青铜峡卲岗堡西的灵武县,在今吴忠市北的灵州县,在今贺兰暖泉的廉县,在今盐池县北柳杨堡的眗衍县。在高平分设安定郡,共管二十一县,其中宁夏境内设七县。即今固原的高平县,彭阳古城的朝那县,平凉西泾水北岸的泾阳县,固原六盘山下的乌支县,同心南部的参滦县,今中宁古城乡的眗卷县,今同心下马关红城水的三水县。这样,汉武帝,在秦朝建制的基础上,在北地郡的基础上增加了安定郡,在今宁夏一带共设十二县,开始了古代的宁夏大规模的戍边开发。

公元前107年,汉武帝下令免除高平、朝那两县当年的租税,修通回中道(南端起今陕西省陇县北,沿北河经温水镇、火烧寨镇、新集川镇东部入甘肃神峪河乡下关村后向东经东华镇到达平凉的四十里铺,过镇原、新城镇、宁夏彭阳县、白阳镇和古城镇,逾萧关至固原原州区)。回中道的开通,是固原历史上的第一座里程碑,是固原得以大规模开发的契机,对固原的城市建设、政治经济地位的确立、文化的繁荣都起到积极地推动作用。此后两千余年,这条道路一直是关中通往固原乃至西北的交通大道,在当时为世人所瞩目。当时的朝廷歌舞以庆之,于是汉武帝率群臣过回中道狩猎,并北出萧关,巡行边防,同时,免除高平、朝那当年的租赋。

当时,以六盘山脉、贺兰山脉与清水河、黄河构成的自然地理环境,是宜农宜牧最佳地带,既是天然的粮仓,又是蓄养军马的最佳游牧地带。汉武帝当然清楚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得之,则富国强兵;失之,则肥沃匈奴。而此时,汉北自朔方,西至令居(甘肃永登),以60万吏卒屯田,加强防守。长城内外“马牛放纵,畜积布野”,这为经济文化的发展、为国家更加统一,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这时,张骞已经归汉,并第二次出使西域了,到达了乌孙国,见到了乌孙的昆莫(国王),说服他与汉朝一起对付匈奴。乌孙昆莫心有疑虑,担心汉室远、匈奴近,并不立即主动积极向中原汉室靠拢,但还是接受了张骞的建议,遣使数十人前往长安,又向汉武帝进献了数十匹乌孙马。

数十匹?这哪里能满足了汉武帝的胃口!

从这时的资料上来分析,汉军的马已经不少了,也够好了——此时的汉武帝已经发动了车师之战(公元前108年)、楼兰之战(公元前108年),取得了胜利,并在酒泉至玉门关一带设立亭障,作为供应粮草的驿站和防守的哨所。他们都投降了汉,臣属于汉了。

但是,这个汉武帝还是展开了他的武力取马行动。

公元前104,汉已通西域,有一个汉朝使节向汉武帝报告说:大宛国有宝马,在贰师城,不肯示人,汉武帝就铸金为马,并加千金,使壮士车令等往大宛,愿易贰师城宝马。偏偏宛王不从,惹得车令怒起,诟骂宛王,椎碎金马,携屑而还。交涉失败后,汉武帝大怒,决心发起战争,武力取马。此时,卫 青、霍去病都已去世,汉武帝命李广利率领骑兵数万人,行军4000余公里,到达大宛边境城市郁城,但初战不利,未能攻下大宛国,只好退回敦煌,回来时人马只剩下十分之一。于是,李广利奏请罢兵。没想到武帝大怒,遣使将其拦在玉门关,说是如有一人敢入此关,立即斩首!

到了公元前101年的夏天,汉武帝决心增兵,可此时连年战争,他已无兵可调,于是乃下令赦免全国的罪犯,让他们从军,参加战争。李广利带了6万人,马3万匹,牛10万头,还带了两名相马专家到了大宛国。苦战40多天后,大宛国发生政变,与汉军议和,允许汉军自行选马,并约定以后每年大宛向汉朝选送两匹良马。汉军选良马数十匹,中等以下公母马3000匹。经过长途跋涉,到达玉门关时仅余汗血马1000多匹。

这时,西域的交通更加通顺。汉武帝又在楼兰、渠犁(新疆塔里木河北)、轮台(新疆库车县东)等地设校尉管理屯田,这是汉在西域最早设置的军事和行政机构,将西域正式纳入了中华版图。

我们知道,土库曼斯坦赠予中方的汗血马又叫阿哈尔捷金马,全世界汗血马的总数量非常稀少:一共只有3100匹左右。阿哈尔捷金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汗血马皮肤细腻,因其奔跑时脖颈部位流出的汗中有红色物质,鲜红似血,因此称之为汗血马。汗血宝马的最快速度记录为84天跑完4300公里。经测算,汗血宝马在平地上跑1000米仅需要1分07秒。

汉武帝当时花这么大的代价,取大宛的马,是嫌汉朝的马跑得还这够快?还不够好?

这,已经说不清楚了,能说清楚的是,汉武帝派出的包括张骞在内的汉朝使者到过安息、身毒、奄蔡、条支、犁轩,中国使者还受到安息专门组织的二万人的盛大欢迎。自此,丝绸之路正式开通。开辟了链接东到长安,西到罗马帝国,最远至埃及亚历山大的贸易通道。

本文为路生头条号原创,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欧冠足球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