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亏30 山河带砺:中国特种部队雏形,第四战区直属“突击营”
日期:2020-01-09 14:37:58  来源:网络

网赌亏30 山河带砺:中国特种部队雏形,第四战区直属“突击营”

网赌亏30,童周:(部队使用名童忠强)(1922—2016)

籍贯:广东云浮

部别:第二方面军司令部直属突击二营一连

阶级:步兵中士

抗战忆述:火山整理

我当兵比较晚,是1944年4月被抽壮丁入伍,由六十二军的后调师,管罗云师管区的一五八师收兵部队送到驻防英德的六十二军,一起去当差的同乡青壮年有一百几人。

我们先在云浮县城集中,冇船搭,一路步行到高要、肇庆,经四会、过清远上到英德。到英德后分派部队,可能我看上去比较精灵强壮,因此和另一个同乡刘从河被分配到驻地青塘六十二军军部警卫连,训练时经常见到军长黄涛出出入入,他也是普通中年人,斯斯文文,不喜欢多讲话。

进入部队不久,我们六十二军就调去湖南衡阳打仗,在湖南打了个把两个月,阵亡了不少兄弟,然后撤退到广西。

大约1945年初在广西百色期间,军部警卫连抽调部份人到田东进入由美军顾问训练的突击二营。我还记得六个兄弟,他们是(张国新,台山人)、(殷树斌,台山人)、(黎昌诚,台山人)、(黄强华,云浮人)。(童周,云浮人,是我本人)、(彭礼铭,化州人)。一营的士兵从六十四军从挑选,二营从六十二军选,这两个营直属第二方面军司令部司令张发奎指挥。二营长叫陈名瑞,副营长叫苏松汉,连长叫文挺彬。文挺彬离开后,是姓陈的接任连长。

示意图:该图为粤军士兵在训练全副武装跑步前进,非突击营士兵受训。

我们连队美军教官叫李德鲁(音),训练了三个月结业,训练期间伙食真系好,每个营一天劏一条猪,平均人人每日有半斤猪肉食,标准的三菜一汤,白饭任装。但系训练量很大,冇肉食顶唔住。武器也是新发的,使用武器有迫击炮,轻、重机枪,冲锋枪,掷弹筒等。我是机枪手,常常担任正射手。

训练结束后在邕宁公路伏击了几次日军……我清楚地记得,突击二营在广西第一仗打苏圩是夜袭,炸毁了敌人撤退大桥。第二仗打西场,重创了日军,打死佢哋好多人。

记得是1945年夏天五六月上下,部队收复了南宁,有一日张发奎司令请我哋突击二营全体官兵聚餐饮酒,他慷慨陈词——预祝我们顺利打回广东去……并为我们壮行,我们两个营听说是大王(张发奎绰号)张司令的利刃,他打算拿我们去捅日军的。

张发奎《抗日战争回忆录》中对突击营的记录。

随即,我们营进入广东作战,在广东廉江安铺镇,算是我参加第三次较大的战斗。当时突击营第一营、第二营与六十四军一五五师追击日军到达安铺。

第二营副营长苏松汉

我们营长陈名瑞、副营长苏松汉的指挥下,第一、第二连向据守安铺的日军发起攻击,攻入镇内与日军打巷战。当时正下大雨,打了两天两夜,我的排长曾九宁壮烈牺牲,我也被荆棘刺伤眼皮,流了不少血,突击营经历了几次战斗,由于训练有素,很少伤亡,牺牲一个排长算是重大伤亡了。但最后我们还是拿下了安铺这个大镇,打完廉江安铺,部队向遂溪洋青开拔。

开拔途中,接到上级通知,不用打了,萝卜头宣布投降了,遂溪群众纷纷走上街头燃放鞭炮庆祝胜利。突击营部队也向天空鸣枪庆祝胜利。不久,突击二营开往江门,突击一营开往广州湾(现湛江市)接受日军投降,接收日军物资。

1945年底,在江门北街驻防期间,我由于生病就请假回乡,病好后我也没回部队。但乡下冇乜生计可做,次年我跟人落香港打工,曾在电力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由于搵唔到钱,只好回家。

解放后,我被招收到云浮县二轻局属下的生粉厂等单位工作,当过采购员,做过修理钢笔、打火机等工作。1981年二轻局解散后,正式退休。如今,每个月有一千多元退休金。

本号前文记录了突击一营副官叶胜威老兵

连阳标统:衣衫褴褛的粤军悍兵,档案记录了他八十年前功绩